<track id="ZRRrfOj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ZRRrfOj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ZRRrfOj"></track>

        1. 【高清在线无码观影】提供在线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,亚洲see图,亚洲b,亚洲av成人网,亚洲s图,在线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,欧美图片亚洲区图片,亚洲第一美胸

          一个患眼病青年的自白:

          每日凌晨睁眼,涌入眼帘的不是穿过玻璃窗户的溟濛天光,不是垂着雨露,晶莹玉翠的绿植盆栽,而是几片条纹状,形似飞蚊的黑影以雪白的墙壁为背景在我的视界东来西往,左突右冲,如同三伏天里令人生厌的蚊子,纠缠不断,挥之不去。

          每日开耳所听到的,不是栖落在屋顶上的鸟儿轻快灵动的嗓音,不是徐徐清风拂过树梢时树叶的哗哗作响,而是我对这满堂飞蚊黑影的无奈叹息。

          清风朗月,温山软水,春花秋叶,夏木冬雪,这世间的景致,或奇伟,或缱绻,或旖旎浪漫,或浩荡无涯。我都再无观赏品呷的兴趣,或者说才能。

          眼帘内漂动不定的黑影,像是深秋水面上随风流浪的败叶枯枝,散发着衰颓朽烂,行将堕落的味道。这群黑影时而是聚团集群的蚊子,时而是杂乱无序的水黾,虎视眈眈,明目张胆地觊觎我的血液。

          黑影不大,笼罩不了我的视线,但在我的眼中却犹如滴入清水的墨滴,晕染开来,将百般色彩,万般光荣黯淡,蚕食桑叶一般侵蚀我的视界里色彩,消化生涯里的积极。

          渐渐地,我开端变得烦躁,不安,扫兴,低落。无限无尽的负面情感波叠浪涌地扑来,我像是乌云蔽日的海面上一叶残漏不堪的孤舟,摇摇晃晃,深黑冰凉的海浪打湿我的灵魂,狂雨飓风撕扯我的精力。

          在十八岁这个本应当风华正茂,挥斥方遒的年纪,我对我仍然年轻活气的年华充斥了无望和无力,焦躁压得我喘不过来气,不安挤得我软烂如泥。我开端胆怯一人独处,胆怯在阳光正好,暖阳如媚的日子里外出,胆怯望向房间内的白色漆墙。

          身材的疾病和缺点往往会增添一个人的敏感和多疑。罹患上飞蚊症之后,我的敏感懦弱将身材上的每一个症候和缺点无穷放大。我开端惧怕的对象从病情变成了毛病,胆怯变成了自卑,惧怕变成了厌恶,疑虑变成了仇恨。

          我整日顾镜自恨,将缺点毛病也视为一种病,苦恼自己不整齐的牙齿,烦闷自己高突广大的颧骨,厌恶自己黄豆大小的近视眼,仇恨自己衰驰平松的单眼皮。我厌恶自卑于每一寸肌肤的不足,每一块骨头的缺点,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一种病,一种罪大恶极的病,它们让我食不下饭,辗转反侧。

          我上知乎,查百度,搜贴吧,想要把我身上所有的病和可能的病都懂得知晓个通透,控制各种病因症候,预防手腕和恢复方式,但全都无事于补,只是徒增我的疑神疑鬼和胆战心惊。

          我猜忌我的眼睛有斜视,猜忌我有颞下颌关节杂乱,我恐慌未来的会因得白内障而失明,恐慌未来会因牙齿下颌畸形而丑恶无比。我深陷沼泽追求自救的方式,却越来越往泥沼陷落;我罹患病疫追求医治良方,却越来越病入膏肓。

          上课我也无法集中精力,思绪和精神都放在了我这个多病多灾的身材上,很少发火的母亲对我恍惚的状况也是大为光火。

          我忘了我是如何解脱那个阴暗阴湿的低谷,爬出那个幽邃冰凉的泽沼。兴许是一份来自文化不高的母亲所写的粗陋简略却清真意切的书信,亦或是别人我笑起来好看的夸赞。这些像一把钥匙,为我打开黑暗密室的墙,一缕光恍如救赎。

          我发觉我不整齐的牙齿并非那么令人生厌,一半牙齿的开合正视不怎么显明又可以显露出我的虎牙。我疑似斜视的症候也只是臆想夸张,下颌错位也只是杞人忧天,飞蚊症的重重纠缠对我的生涯并无多少影响和干扰。阻碍我生涯,让我敏感懦弱,消沉自卑的不是我所患的飞蚊症,不是我所臆想出来的病,而是我病态的心理。

          其实,生病的不是我的身材,而是我的心理。肿瘤没结在我的身材,而是扎根我的心里。

          夏洛特勃朗特《简爱》写道:“我们往往只能看到细微的缺点,却对星球的万丈光芒视而不见。”每个性命都是残缺的,都不是十全十美,各有各自的缺点,各有各自的隐晦;每份生涯都是起伏的,都不是无坎无坷,各有各自一本难念的经,各有各自一册难言的书。

          我们行走在路上,一场雨下的突如其来,雨后我们一直纠结于湿透了的衣衫,烦恼于靴子上指甲盖大小的泥斑。但殊不知路边沾着雨露的木樨花的春意欲放,天边的彩虹七色铺陈开来,晕染了长空。我们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好,但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差,我们身上也有别人爱慕的处所,健康的态度有时比健康的身材更加主要。

          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里罹患癌症的马小远,五岁时药片山堆,病痛山倒,但仍然奔驰着去拥抱别人眼里稀烂的生涯。哪怕大病一场,也要远赴千娇百媚的人间,繁荣热烈的尘世。

          身患癌症的人在大声欢笑,一路高歌猛进,而飞蚊症的常人在自怨自艾,步步走入黑夜。生涯五颜六色,不要被杂七杂八的东西搅得四分五裂,你要信任,病会熬过去,难会挺过去,我们背挂花痕累累,依旧能鲜衣怒马,笑走人间。

          天很蓝,云很淡,风很轻,飞蚊乱舞的世界也可以很美。雨后初晴,恍如大病初愈。